monster89

【洋灵】吃糖.

羽仪Sakura.:

一个小甜饼。接下来你们将会看到188的冰山男模用嘴喂糖的腻歪现场。洋灵女孩吃糖开心。


“接下来,有请,第16名,灵超,来选取你想要的曲目。”


从看到vocal五首曲目中的小半后灵超便愣了神,心中权衡着到底要不要选这首歌。在推翻了一个又一个可能性后的灵超第无数次偷偷瞟向木子洋,又开始在脑中想象下一种可能性,却突然被自己的名字打断。


到他了。


灵超摩挲了一下衣角,像是前面15个人一样走下阶梯向练习生们和张PD鞠躬,拖着细碎的步子向选曲的地方走去。


“诶,等等。你可以偷偷告诉我,你想选哪首歌。”


灵超觉得奇怪,张PD的好奇心只试用在了前几名身上,在他前面的十个人都已经没有被问到了,怎么突然cue到了自己。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灵超的脚步还是向张艺兴走过去了。走到一半时脑子突然一空,想起自己还没有决定要选哪首歌,那就和PD说自己还没想好好了……


“小半。”


灵超吓了一跳,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做下的决定,嘴似乎和脑子断开了联络,无意识的说出了名字。


张艺兴听到后释然地笑了,让灵超去了选曲台。


等灵超走远后,张艺兴看了看手卡举起了话筒。


“他说,他想选……”


“sheep~”


练习生早已清楚了PD的套路,赶在他之前哄闹的开着玩笑。


“不。”


张艺兴的目光突然看向了木子洋。


“他想选的歌是小半。”


木子洋被PD突然投来的目光和神秘的笑意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PD怎么总不按套路出牌呢,木子洋心想。


该不会……他爱上我小弟了吧。


灵超选完歌就后悔了。


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了呢,之前想的后果都是在放屁吗,要是真被洋哥听出来了,那……


是的,灵超选这首歌的原因很简单。


一是因为自己以前唱过,了解,二是因为这首歌的歌词。


他和木子洋的关系不清不楚太久了,他总是粘着他,木子洋倒也从来没有拒绝过,甚至还会主动对他示好。可是两个人都没有表达过自己的心意,灵超郁闷得很,可是他不敢问木子洋。


对,灵超后悔的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他怂。


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练习生进来,走向别的地方,灵超站在小半的牌子前无聊的晃来晃去,嘴里也喃喃的哼起了歌词。


“不敢回看……左顾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欢……坐立难安……”


终于有下一个人选择了小半,开心的向他奔来。


灵超开心了不少,决定先放下烦心的事情,就大胆的去唱吧……


也该坦白了。


音乐课上,小半组先开始上课。


灵超有点紧张的发懵,木子洋就坐在自己身后,让他不敢用心唱,尽管他已经故意避开了最敏感的那些歌词。


但是李老师并不知道灵超心里的小心思,一阵见血的告诉他你唱这首歌的时候没有感情,你要用感情去唱,你这样不行。


灵超认命的点点头,偷偷用余光去看身后的木子洋。


那人果然也在看着他,象征性的为他轻轻鼓了鼓掌,眼睛里是温柔的笑意。


他总是这样安慰自己,灵超心想。


尽管那人哭的时候比自己还要多……


灵超怀疑自己的心开过光。


刚刚在想洋哥以前哭过的样子,就看到被李老师批评的木子洋不争气的掉眼泪了。


他赶紧爬到自己洋哥面前,给他递纸巾,圈着腿坐在了他面前。


看着洋哥抽抽搭搭的样子,灵超心里有种莫名的喜欢,难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取向了吗,灵超又无奈又好笑,伸手掐了掐洋哥红扑扑的小脸。


“好啦,别哭啦,小哭包。听歌吧。”


灵超把耳机递给木子洋,看见他委委屈屈的样子只觉得他是个小孩子,回过神来才想起木子洋比他大了整整七岁。


也许在他眼里我也只是个依赖他的小孩子而已吧。


灵超低了低头,安静的陪着木子洋。


他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


陪伴就够了。


岳岳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里只想趴在床上睡一觉,一推门就看见木子洋端端正正的盘着腿坐在自己床上练rap,他笑眯眯的指向木子洋的床,大声的问候了他。


“木子洋同学,你自己没有床吗?”


木子洋吓了一跳,抬起头看见屁股底下的床的主人回来了,开心的往前蹭了蹭。


“哎呀,老岳你回来了。”


岳岳看见木子洋抬起的脸微微一挑眉,


一屁股坐在卜凡的床上。


“怎么了?”


木子洋被问的一愣,挠挠头轻轻说也没怎么。


“就是……李荣浩老师说小弟现在唱歌没有感情。”


“这就是你哭的原因吗。”


岳岳趴在卜凡的床上,撑着脸努力让自己不睡过去。


“哎呀不是,老岳你怎么净看些没用的事。我问你小弟现在怎么办,我想帮他但是……”


“但是什么。”


“就是……”


岳岳看着扣着手支支吾吾的木子洋感觉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去掐木子洋的腿。


“他为什么选小半你心里不清楚吗。”


木子洋没想到岳岳会这么直接,把头偏过去不看他的目光。


“我知道……”


“知道你还来问我?”


木子洋一听这话知道有戏,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肯定知道怎么做,立马也趴在岳岳的床上和他面对面的趴着。


“队长,那你告诉我咋办呗。”


“不理他。”


木子洋皱起眉头,脑海里飘过无数个问号。


“你说啥?”


“我说,让你最近别理他。”


第二次确认的木子洋脑子里的问号飘到了眼睛里。他本以为岳岳会传授给他一些怎样才能不显得尴尬的表白方式,或者是怎么鉴定小弟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感情,结果答案让本来就傻不拉几的木子洋更傻了,连原因都忘了问。


“哦。”


他选择相信了有文化有背景的老队长。


“洋哥,我回来了。”


从别的宿舍串门回来的小弟兴高采烈的蹦到木子洋的床前,发现洋哥蒙着被子转过身去没有理他。


难道是睡着了?


“洋哥?”


他又试探性的推了推木子洋,还是没有动静。


下铺的老夫老妻受不了精力旺盛的年轻人,要求灵超行行好上床睡觉。


灵超挠了挠头说了声哦,便爬上了自己的床,心里有些不开心,毕竟以前都是和洋哥互相说过晚安才睡的。


而且有些奇怪,上次洋哥即使生着病也练习自己的rap练到很晚,和卜凡凡不相上下的边练自己的边battle,吵的他也睡不着来着。


可能是今天太累了吧。灵超心想。


灵超带着自己的耳机听着小半入睡了。


木子洋没睡。


他精神得很,躺在床上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练rap。


听到小弟回来了,他赶紧用被子蒙上了头。


嗯,他把队长的嘱咐记得很牢。


他后来也明白了,自己疏远小弟的话,他才能更好的代入感情去唱歌,毕竟他也知道小弟对待这首歌的感情完全是取决于他的。


听到小弟爬上了床木子洋才敢把自己的被子拉下来一点透透气。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小弟开始围在他左右。


木子洋闭上眼睛回想着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灵超的,也许是他轻轻拿起他的手亲吻的时候,也许是他捧着自己的脸亲了自己一口的时候,也许是他把灵超围在怀里闻着他身上好闻的甜蜜的糖果味的时候,也许就在今天他捏了捏自己的脸安静的陪着自己的时候。


他对他的喜欢是无处不在,无时无刻的。也许每一天都是不一样的喜欢,每一件事都让他有心动的感觉,其实他不敢确认自己对灵超是什么样的感情,也许灵超是真的喜欢自己,他只是因为害怕辜负小孩的感情而总是在自我催眠而已,他们的关系就像情侣无异,可为什么谁都没有开口说过那句我喜欢你。


木子洋越想越复杂,越想越内疚。此时他觉得自己是那样软弱才让灵超选择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态度。不,他已经表示过太多次了,是自己因为害怕才不敢面对这份赤裸裸的感情。


木子洋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睡之前好像听见对面的灵超轻轻的说:


“晚安。”


他笑笑,用口型说:


“我也爱你。”


第二天灵超拉着木子洋的手一起去食堂吃饭,迎面遇到了自己一个人的毕雯珺。


木子洋突然把手从灵超的手里挣脱出来,看见毕雯珺一个人便邀请他一起吃饭。


灵超的手握了握,想去挽木子洋的胳膊,结果看到木子洋的胳膊已经搭在毕雯珺的肩上了,心里不自觉的撇了撇嘴,跟上了两个人的脚步。


吃饭的时候木子洋一直对着毕雯珺问这问那,问完了演出的问题就开始问yoyo球,灵超插不上话,在旁边默默吃饭。


“洋哥,这个菜不好吃。”


灵超用筷子指了指餐盘上没怎么动过的菜对木子洋说。


“不好吃也得吃,不能剩饭。”


灵超愣住了,换做以前木子洋一定会帮他把菜吃完的。


“我不想吃了,我去练习了。”


灵超再也受不了旁边两个人的欢声笑语,起身要离开。他以为木子洋会挽留他,结果木子洋居然头都没有回,又和蔡徐坤聊起rap的问题了。


灵超愤愤地走了。


下午练习完之后灵超在门口等着木子洋出来,想和他一起回宿舍。


看到木子洋自己一个人出来,灵超心里偷偷开心了一点,便把自己挂在了木子洋身上。


“洋哥,今天rap练得怎么样了?”


“还行……你先下来。”


灵超歪了歪头,松开了木子洋。


“怎么了?”


“这边有摄像头……别让人拍到了,误会了不好。”


木子洋看到灵超的表情瞬间暗淡了下来,弟弟总是这样在他面前毫无保留的把心情写在脸上,木子洋心疼的很,狠了狠心没去安慰他。


“外面怪冷的,快点回宿舍吧。”


灵超没说话,他心里难过极了。他以为他和木子洋已经是让别人误会的关系了,只是两个人都没有说出来而已,今天看来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也是,如果早就确认了关系,自己怎么会选小半呢。灵超自嘲的笑了笑,没招呼木子洋便自己往宿舍的方向走了。


灵超的背影很单薄,让木子洋好几次都觉得灵超会被风吹走。


灵超走在前面嘴里嘟囔着“笨蛋洋哥……不对,笨蛋木子洋,笨蛋笨蛋……”


这些话顺着风飘进了木子洋的耳朵里,有点痒痒的,木子洋笑了笑。


小弟还是小弟。


可爱死了。


木子洋昧着良心疏远小弟后小弟像是闹脾气似的也不理他了。


这让木子洋有点小失落,不过也是自己活该。


木子洋觉得还是先练歌重要。


幸好时间没有难为他,很快就到了演出的日子。


灵超照照镜子,对自己的造型很满意。


转过头又下意识的寻找木子洋,看见木子洋穿着一件绿色的大衣带着金边眼镜,单手插着兜靠在门框上看着他。


灵超想转过头去,视线却离不开木子洋,直到木子洋主动移开了视线才转过头来。


灵超突然对自己的造型不满意了。


木子洋看着灵超在镜子前臭美的样子笑了笑,看见灵超突然转过头来,似乎是在找他。


直到灵超终于对上木子洋的眼神,木子洋觉得他的心跳突然空了一拍。


不能前功尽弃……木子洋赶紧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小弟这身简直是逼我犯罪。


木子洋捂着自己还没平静下来的心想。


木子洋比灵超先上台,表演完后看到灵超在后台候场。


他看向身后,找了找毕雯珺,然后把胳膊搭在毕雯珺肩上,有说有笑的走向灵超。


然后就这样走了过去。


灵超觉得心凉透了。


两个将近一米九的人站在一起是那么养眼,他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原来自己是这么无关紧要。


灵超低下头。


不算。



木子洋看完了名次赶紧跑回了练习生们坐的屋子,站定一看,还好还好,小弟还没上场。


他松了一口气,坐在了岳岳旁边。


“你rap唱的不错啊,洋哥”


“别闹,中年岳”


“哟,洋哥郁闷了”


木子洋伸手想揍他,看了一眼旁边穿着貂的卜凡想想还是算了,可怜自己孤家寡人。


“看,小弟要出来了。”


木子洋猛的抬起头,看到灵超站在台上笑眯眯的和粉丝们打招呼。


“小王子今天要忧郁了,哈哈哈”


木子洋把灵超的笑声分析为舞台表现,听到他耳朵里显得假的很。


他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身后的岳岳拍了拍他的肩。


木子洋拍了拍岳岳的手。


“嗯。我没事。”


灵超从来没有觉得上台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他记得自己上一次的舞台腿都有些发软,就连以前在公司的考核也能让他紧张一天,然而今天他只觉得自己期待已久的舞台终于来了,他一点也不害怕。


他想好好的唱完这首歌,然后去告诉木子洋他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


台下的欢呼声和这样的想法让他开心了不少,然而在音乐响起的一瞬间,他却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比想象中的更沉浸在这首歌里。


每一句歌词都像是写给他的一样。


灵超的眼神不自觉的悲伤起来。


只有他是在用真情实感去演绎这首歌啊。


木子洋看着灵超,他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自己,灵超就像是把自己融入到这首歌里一样,悲伤而凄美。


“任由着,你来了,你笑了,你走了,不看我,与理所当然分摊”


“喔~~”


木子洋听着练习生们的惊呼声,看到舞台上的弟弟那么用力而悲伤的去唱这首歌,就好像在控诉他的罪行一样,觉得又心疼又骄傲。


表演结束了。灵超的发挥超出了木子洋的想象。


看来老岳给的法子是有点用啊。


正想着,四个人就推门进来了。


大家欢呼着鼓着掌,把他们围起来说这说那。


木子洋从灵超进门的那一刻就一直看着他,灵超却没看木子洋一眼。


木子洋撅噘嘴,脑袋上像有两个耳朵慢慢耷拉下来一样,头也跟着越来越低。


怎么办?弟弟真的不理他了。


他回头找岳岳想要兴师问罪,都怪他提的什么馊主意,然而他忘记了是这个主意让弟弟在舞台上发挥的那么好,当然他也没有找到岳岳,他连岳岳什么时候去侯台了都不知道。


木子洋更伤心了,又看了看灵超,看见弟弟坐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视。


完蛋了。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卜凡的视线在木子洋和灵超身上晃来晃去晃了好几轮,挠挠头感觉有点不对,这要平时小弟早就扑倒洋哥怀里了,今天俩人咋话都不说呢。


有问题就要积极解决,这是卜凡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于是他悄悄凑到了木子洋身边。


“咋啦,你和小弟吵架啦”


木子洋的嘴还是不自觉的微微翘着,没有说话,轻轻点了点头。


“那就哄哄啊,你咋这么哏呢,小弟多好哄啊,你拿块糖在小弟面前晃悠晃悠就行了,不像岳岳,天天……诶,你听我说完啊”


木子洋从来没想带自己有一天会被这个二傻子说的话启发,他一听赶紧一摸兜,想起糖都在后台的棉袄里,推开凳子就要走,把卜凡絮絮叨叨的话扔在了身后。


木子洋从后面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推门出去了,到后台找自己的棉袄。


“干嘛呢?”


木子洋手一抖,回头发现灵超站在自己身后。


灵超本来是想回宿舍在解决问题的,结果看到木子洋居然出门了,本着和卜凡一样的生存经验他觉得还是早点说完比较好,于是也跟着木子洋出去了。


“呃……那个,吃糖。”


木子洋摊开手,里面是一块阿尔卑斯的苹果口味的糖。


灵超撇撇嘴,故意往门口走去。


“带皮,不要”


木子洋无奈的笑笑,赶紧追上灵超,拽住他宽大的喇叭袖把他按到了旁边的墙上。


“我给你扒开不就完了吗”


木子洋边说边把糖皮撕开,把糖放进了自己嘴里。


“你……唔”


木子洋拉过灵超的腰,微微弯下身子把眼前炸毛的小猫那些生气的话堵回了嘴里。


灵超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想要躲,而木子洋的手却扣住了他的后脑勺让他没法反抗。


木子洋用舌头轻轻打开了灵超的嘴,把糖渡了过去。灵超的嘴里突然充满了糖果的香气,让他不自觉的沉浸在这个吻里。


灵超的手从身体两侧慢慢攀上了木子洋的胸膛,又慢慢搭上了木子洋的肩,又勾住他的脖子,两只手漫无目的的抚摸着木子洋的脖子和后脑勺。


木子洋勾着灵超的手拉的越来越紧,仿佛要把他嵌进自己的身体,感觉到灵超的手在他浑身上下点火,又加深了这个吻。


糖果在两人的嘴里来回翻滚着,一会在木子洋的嘴里,一会在灵超的嘴里,糖果撞击到牙上的声音和啧啧的水渍声让灵超的脸越来越红,慢慢忘记了呼吸,回过神来已经喘不上气,想要用手推开木子洋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只能轻轻锤着木子洋的胸膛。


木子洋感觉眼前的人儿似乎喘不上气了,把糖又渡回了灵超的嘴里,恋恋不舍的结束了这个吻。空气中充满了甜腻的气息。


灵超的眼睛雾蒙蒙的,整个人趴在木子洋的怀里,双手搭在木子洋的肩上红着小脸喘着气,糖被灵超托在舌头上若隐若现,两个喇叭袖随着灵超的喘息轻轻摆动着。


木子洋看着眼前的景象,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他和灵超两个人,于是木子洋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


灵超看到木子洋的喉结一动,脸更红了,双手拽着木子洋的大衣两边把自己埋在了木子洋怀里。


看着灵超像鸵鸟一样害羞的样子,木子洋反省了三秒脑子里怎么都是黄色废料。他温柔的用手摸了摸灵超露在外面的后脑勺,往前一步把灵超抵在了墙上。


“今天唱的歌很好听。”


木子洋把下巴轻轻放在了灵超的小脑袋上,却感觉怀里的人好像在轻轻抽泣。木子洋赶紧把灵超的小脑袋拿出来,看到他眼圈红红的,还有两滴眼泪在脸上挂着。


木子洋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就那样看着两滴眼泪缓缓落下,离开了灵超的脸,砸在了他抓着木子洋的大衣的手上。


灵超的手又攥的紧了紧,把两个人已经不能再近的距离又拉近了一点。


“木子洋……我到底算什么”


木子洋心里咯噔一下。灵超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叫过他的名字,颤抖的声音让木子洋心疼的不得了。


小孩儿是真伤心了。


木子洋赶紧亲亲他的眼睛,用手把他脸上的眼泪抹干净,双手捧起他的脸,眼底盛满了温柔的笑意。


“你是木子洋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最喜欢的人。”


灵超的手慢慢松开了,眼睛里控制不住的涌出了眼泪,不管木子洋再怎么抹也抹不干净。


木子洋直接把灵超的脑袋埋在怀里,一直用手摸着灵超柔软的头发。


是的,在灵超在舞台上唱出那句歌词的瞬间,他心底的叫喊声盖过了所有人的欢呼声,那个声音告诉他,他是那么的喜欢灵超。


木子洋清了清嗓子,用低沉的嗓音在灵超耳边说:


“弟弟,我们在一起吧。”


灵超圈着木子洋的腰的胳膊越来越紧,三秒后,木子洋怀里的脑袋狠狠地点了点头。


“嗯。”


——最后——


“弟弟,你鼻涕蹭我衣服上了”
“闭嘴”


by:羽仪Sakua.

评论

热度(325)

  1. monster89羽仪Saku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