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8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iAn缇安:

变成女生怎么办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激情产出一发
朋友的梗 #Aner#  

Whisper

啊😭

水果软糖:


-

每个睡前的夜晚,总有少年的低声耳语相伴。
会是焦虑不安的镇静剂,会是乌云密布的光明,会是疲惫不堪的依靠。

-

他又在以为我睡着时悄悄与我耳语。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廓,少年的细语在宁静夜晚格外清晰,每个字接连不断敲打进心房。

“今天真的很开心。”
“我觉得每个有正廷你陪伴着的日子都是美好的。”
“我希望你能听见,又不希望。”
“晚安。”

我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回应,我明了他对我的感情,却不敢又无法对我表达。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

或许养成了习惯。
每个能够安然入睡的夜晚,都在他同我悄悄耳语过后。

他从未提起过夜晚时的一切,我也配合。
即便如此,我们之间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开始萌芽。

我们都若无其事。

我还是会像往常一样给予他与别人不同的温柔,也会在他有意招惹我时瞪着眼睛:“呀!黄明昊!”
他会嬉笑着配合,用后背挨下我不敢多用一丝力气的巴掌。

我还会在别人提起他时回答。
“昊昊是我最爱的弟弟。”

只不过多出的,是一份犹豫。

-

他又与我耳语了。

“我不想当你的弟弟。”
“是我不配拥有你的爱吗。”

不是,当然不是,怎么会呢。
我最爱你了,不是哥哥对弟弟的爱。

可我不敢说出口,怕的是打破这每个夜晚都会存在,只属于我的真心。

我闭着眼睛,没勇气睁开。
耳廓畔的温热气息不再,反倒是喷洒在了我的脖颈。

我这才敢悄悄睁开双眼,偏过头看见的是他小心翼翼依偎在我的身旁的模样。

想给他一个拥抱。

我的确照做了,假装不经意的翻身,手搭在了他的肩膀,看似无力却又紧紧圈住了他。

黄明昊的反应倒是奇怪,在被我圈住时紧绷着身子,过了好久,才反手抱住了我。

很温柔的拥抱,配合着他这个夜晚最后的呢喃。

“我真的好喜欢你,晚安。”

-

出道后的日子即快乐又疲惫。

流言蜚语的袭击像雨点一样密集,像匕首一样锋利。
一刀一刀的捅着我和他无比敏感的心。

我一直坚信上天会眷顾着努力的孩子。

可他没有,对我,对明昊,都不好。

我们的睡眠时间越来越少,随时随地都可以入睡。
我们睡前的耳语次数也越来越少。

不过我知道,他是爱着我的,无论多么疲劳,都会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来到我身旁,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刻,继续着我们的秘密。

他是个很自信的小孩,是我坚强的爱人。

-

但我不是,网络上的攻击性语言刺痛我的双眼。
我不敢相信,从未想过事情会变成这副模样。

我爱着的人正在伤害我最爱的人。
爱着他的人,正在伤害我。

我不敢多跟他讲话,我知道他也关注这些。

我一天比一天消极,训练会走神,错动作这本不该出现的情况不停歇的发生在我身上。

蔡徐坤要我先休息。

-

多了个无所事事的下午。
直到深夜,我躺在我们曾经依偎着的床。

而他此时此刻不在我身边。

不知道怎么的,负面情绪一瞬间爆发。
我想发泄,但又没法发泄。

我闭着眼睛,脑海里闪过无数他和我之间的画面。

这时候房门被轻轻推开,他小心翼翼地脱下外套,慢慢地走到我的床边。

我知道他蹲了下来。
他的目光太过炙热了。

他又以为我睡着了。

他凑近我的耳畔,依旧是曾经每个夜晚熟悉的温热,喷洒在我的耳廓。

“我刚刚跑到很远的地方,是他们一直在说的许愿池。”
“本来想放红色毛爷爷的,可放进去就湿了,许愿神应该不会要的,所以我只好放了好多好多硬币。”

他顿了顿,手指触碰着我的脸庞,一下又一下,痒的很,我差点就忍不住笑出来了。

“我许了个愿。”
“希望我们的关系不会被影响,你也不要被影响。”
“所有流言蜚语让我扛下,我不想,不想你被伤害。”
“我不奢望你能够爱我,如果你可以在我看着你的时候,笑着回应我,这就够了。”

“我…”
“好喜欢你。”

我鼻头一酸。

我没有哭。

脸上却划过了温热的液体。
还有他细微的抽泣声。

我怎么能够忍受他在我面前哭呢,皱眉头都不行。

我睁开眼睛,转过脑袋,看见的是他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

我伸出手,抓住了他还放在我枕边的手。
他明显震了一下。

黑暗中我能感受到他的震惊和不知所措。

他惊慌地想抽出手腕,却被我死死扣住,用力把他拉了过来

他倒在我身上,说实话,一点也不重。

我这才放开手,揉着他乱糟糟的头发,
用着最温柔的声音说道

“别哭了,我们一起晚安好不好。”

-

他又在偷看我。
我一直都能感受到。

我抬起头,回应他的目光。
是带着笑的,是他所希望的。

只不过我多做了一件事。

我飞跑到了他的身旁,手搭在他的肩膀,凑了上去。

这次,换我同他耳语了。

“不要再偷看我啦。”
“我也喜欢你。”

自从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天
即使孤独与痛苦 从此我也能忍受
无论病痛的日子 还是健康的时候
无论风雨还是晴朗 都愿与你一同面对
我选择不为人知的坚信道路
在漫长旅途中一直给我支持

【洋灵】Fairy tale

北之:

黑暗骑士×小王子,一个童话故事,一发完
今天小日常的王子骑士梗让我兴奋,激情产量,一点也不考据,有用错的地方和我说我马上改。


 
这个故事发生在广袤无垠的宇宙,是一颗尘埃与另一颗尘埃的故事,故事本身并不真实,但请相信他们彼此相爱。
 
这颗水蓝色的星球漂浮在无数美丽的星球旁边,和地球一样,它有水有氧气,有一切人类赖以为生的物质,但这个星球上只有一个男孩。


这个星球很小,小到太阳升起,男孩可以和每一朵小花说早安,小到在浩瀚的宇宙中无人发现它的存在,也没有给它以姓名。


星球上唯一的男孩叫灵超,和小花小草不一样,男孩知道自己的姓名。


男孩的记忆开始在小木屋门口的树只有半米高时,那时他就有着十七岁的脸蛋,这个小星球很安静,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小木屋是男孩的家,他每天早上坐在树下和小花说话,每天下午去星球的另一边眺望宇宙中璀璨的星河,趁着天空中闪亮的星辰回家和每一位朋友说晚安。


男孩心想他说了这么多次晚安,早晚有一天小树会给他回应,他这一等等了很多年,男孩还是十七岁美好的样貌,但小树的绿荫已经盖住了小木屋前的花圃。


花圃里的花再次盛开时,男孩听到这个世界上另外一种声音。


“晚安。”


那是他无数次给小树说过的话,男孩以为是那棵树活了过来,他兴奋地跑过去,沾了露水的花杆割伤了他柔软白皙的小腿。


然而说话的不是小树,是一个身穿盔甲的男人。


数千个小铁环相互穿套成的铁衣衫,将男人包裹在坚硬冰冷的壳子里,他左手放在右胸,将头盔摘下右手抱在怀里,露出深邃的五官和一双涣散无光的眼睛。


男孩很吃惊,他还沉浸在听见他声音的震惊里。“你……是树吗?”


沉默的男人身体向前躬,轻轻的点了下头,那是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您好,这片领域唯一的主人。”男人顿了一下,他的目光悄悄落在了男孩身上。


“我是一个骑士,我服从于唯一的君主,这是您的土地,是您的城堡,如果您愿意,从今天开始我是您的骑士。”


虽然听不懂骑士在说什么,但男孩很开心,那是一个和他一样存在的个体,他们以同一种姿态活着,男孩心想从此以后他的晚安都有了回应。


男孩对一切都好奇,骑士身上的衣服,他沉重的头盔,还有他口中的“骑士、国王和服从”。


骑士很温柔地和他解释了所有词组的意思,男孩跳了起来,头顶撞到了小木屋的屋檐。


“国王太老了,我要当王子,我是这个星球唯一的小王子。”


男孩捂着脑袋又是得意又吃痛地龇牙咧嘴,骑士隔着冰冷的铠甲揉了揉他,这让骑士想起了另一个世界,但这些都不重要。


“好的,我的小王子。”骑士这么说着拉起男孩的手走到外面,那是骑士第一次看到苍凉壮阔的宇宙。


和另一个水蓝色星球不同,他看见日夜轮转,一半的星空闪烁着火焰,而另一半星空沉入海底。


阳光将骑士照得透亮,他捧着小王子的脸说你可以叫我洋。


小王子很难过,骑士消失了像一场真实的梦境,他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小王子坐在花圃里,一朵一朵地摘掉带刺的花,从白天到黑夜,精心修整的花圃被小王子毁掉了一半,他的手指和小腿上布满了红痕,红色的泪水漫出了空荡荡的心房。


眼泪打湿在掉落的花瓣上,逐渐凋零的花朵无声的哭泣,小王子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他颤抖着布满伤痕的手捧起了花。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迁怒于你们。我该如何做才能原谅我。”


“不要哭。”


小王子循声抬起了头,骑士随着夜晚如期而至。


骑士还是从树下慢慢走过来,附着护甲的手轻轻捻起一只掉落的花。他擦掉小王子脸颊上的眼泪,像对待花瓣一样温柔。


“亲爱的小王子,在我的家乡会把掉落的玫瑰编成花环,当它成为王的桂冠,它就不会因此哭泣。”


小王子的眼睛里藏不住东西,它写满了好奇和疑惑。


骑士勾起嘴角,眼神像消融的冰河一点点露出光彩,他熟练地将地上的玫瑰花编在一起,玫瑰没有落泪, 也没有刺伤他的手指,他轻声唱着不知名的歌谣。


Ring Around the Rosy
Ring around the rosy,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shes,ashes,
We all fall down.


骑士将花环戴在小王子浅棕色的头发上,小王子没有感受到花朵的刺痛,他想他的花原谅了他。


小王子很快重新恢复了神采,他拽着骑士的手臂求他教他歌谣的唱法,他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仔细询问,原来他的花有名字,原来他唱歌这么好听。


“洋,我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他小心翼翼地把最想问的问题留到了最后。


“您说。”骑士从花圃里站起来低着头站在小王子身侧,他的身体向小王子身边倾侧,小王子点起脚尖,温暖的气息吹进了骑士的耳朵里。


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不能让第三个人听见,花也不行,树也不行,连天上的星星都不能听见。


“洋……说起来真不好意思,但Ashes是谁?是你重要的人吗?”


骑士听完大声地笑了起来,他拥着小王子坠落在花圃里。


“现在你是Ashes。”


骑士冰凉的盔甲贴在小王子的皮肤上,他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骑士的脸颊。


“洋,你的脸和你的盔甲一样冰凉。”


骑士牵起他的手贴在自己胸口,隔着冰冷的铁壳,小王子的掌心里一点点开始跳动,越来越快,从微弱的一点回响开始,在胸腔里回荡成生机一片的奏鸣,那一片冰凉里绽放出的暖意,顺着小王子的血液流向了他的心房。


这里和他一样在跳动。


小王子和骑士拥抱在一起,他们低语欢笑,花听见了,树也听见,连天上的星星都知道了他们的快乐。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骑士又开始一点点消失,这一次两人在树下告别,他们都以为当黑夜降临他们还会相见。


骑士掏出了一颗糖,他递到小王子的手里,糖纸闪着光,让小王子移不开眼睛,他再抬起头时发现骑士已经走了。


小王子剥开糖纸,舌尖舔了一下又飞快地包了起来。
他想下一次一定要告诉骑士自己的名字。


然而当天夜晚,小王子没有等到骑士。
 
小王子这次没有哭,他决定一天吃一点那颗糖,糖吃完前骑士一定会回来。


正文完。


灵超缠着木子洋继续讲,那又是一个小孩子睡不着觉等着哥哥哄的夜晚。


木子洋不想讲下去了,糊弄弟弟童话故事的结局都是好的,小王子一定等到了他的骑士。


“所以灵超一定等到了木子洋吗?”


灵超认真的看着他,把他不正经的玩笑和恶趣味变成了真心的告白。


木子洋收起了不正经,把男孩圈在了怀里,他确信地和他说。


“不用等,就现在。”


后记:


那天早晨,骑士和小王子告别后,在另一颗水蓝色星球上,身受重伤的骑士奇迹般地醒了过来,他做了一场无比真实的梦,梦醒了,他还没有醒。


骑士这一生平安喜乐,有美丽的妻子和健康的子女。


当骑士垂垂老矣,躺在病床前与子孙告别,他笑得很开心,他说我要到另一个星球找我的小王子。


有人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这可能是最美好的童话。



           ——我是分割线——


欠下的坑和脑洞一定都会填的……


今天也很爱ONER啊❤️
 
 
 
 

在你微笑中重获力量

chigimiyu:

他站在层层高阶之上,离C位只有几步之遥。
他站在人群当中,离他不过几十米,却遥远到不知何时才能与他并肩而立。
从高位俯视一切,人群中的他,轻描淡写地浅笑着,眼中写满遗憾,却坚定如常。总是能从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他,或许是他挺拔的身姿和俊朗的面容着实出众,虽然以前他总是吐槽他就像一根电线杆子似的杵在那里,但不得不承认,这根电线杆子有点帅的过头了。
“雯珺,你的身高站中间正合适。”选择最终的C位的时候,他这样说道。现在看到人群之中的他,心里又想起了这句话。
因为你一直是我心中引以为傲的vocal担当啊!
漫长的录制过程,他不知道,他的心中同样煎熬。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冲下台去拥抱那个一直傻笑着的人。
他分明,从那笑着的眉眼中看到了好几次生生止住的眼泪。
他在台下对着他招手,眼底满是笑意。他也迫不及待、直直地奔向他。他张开了双臂,亦如之前每次迎向他,迎向他的拥抱。
直到那个人填满他的怀抱,他的心却忽然塌了下来。在你身边,我不再需要故作坚强。
最后的眼泪,终是落在他瘦弱的肩膀。
他一哭,他的心也跟着揪成了一团。外人看他冷漠疏离,只有他明白他的内心比谁都柔软。
他只能踮起脚,让自己的肩膀承住他所有的悲伤。
他只想紧紧抱住怀中的人,他难过的样子他一人看到就好。
摘下碍事的耳麦,贴近他的耳边低语,
雯珺,很轻的呼唤,他每次这样轻唤他的名字,温柔得一塌糊涂。
路还很长,我一直都在。说完,他揉揉了他细碎柔软的头发。
有人说,男人,要么长歌当哭,要么以笑止泪。他擦干眼泪,以最温柔的笑迎上他的目光。
未来很长,我在等你,等你与我并肩同行,
等你向我张开双臂,我会直直地奔向你。



文笔很烂,开心就好ʕ •ᴥ•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