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567890

【洋灵】【电话】关于洋哥阳台的懒腰

蓝酱同学:

小弟不理他了。

木子洋坐在老岳边上,发出一声叹息。

老岳挑眉,一点儿也不想安慰他,反正是自找的。就,自己受着呗。
不知道小弟现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他睡得好不好,自己的桃木剑留在那陪着估计能起点作用吧。木子洋没办法,盯着手机屏幕胡思乱想。

走的时候自己挺轻松的,就是小弟眼神儿里装满的哀怨晃得他心也跟着一颤一颤,抱着他的剑也不说话,一站站好久,手都不放开也不去穿外套。
十七岁的小宝贝儿,平时矜贵嘴硬,一点儿亏都不吃,到了这会儿一个字儿也吐不出来撒娇似的撅个嘴。外边卜凡傻乎乎的把箱子一顿搬,弄个口罩也是当哑巴,灵超看着他把东西一样样儿地搬走,好像沙子从指头缝里边洒落,眼泪马上就要往下滴。

木子洋看了两眼,灰头发灰表情,感觉自己马上就得捯不上气儿来,于是把桃木剑从小弟手里一撤,拉着他进了卫生间。

狭窄的空间里,木子洋的怀抱愈发把他裹得严严实实的。
要是我能跟他一起走就好了。小弟闷闷地想。

“别哭啊,你这么大的眼睛,哭出来把楼淹了我还怎么走啊。”木子洋下巴蹭蹭小弟的耳际,“乖,就几天,咱就能保持联络了。”
小弟耳朵被蹭的麻麻痒痒,索性整个人都陷进木子洋的怀里,点点头,洗发露的味道丝丝缕缕地钻进木子洋的鼻腔。

灵超抬头看他,对上他满眼的笑意,又把头埋下去,还往前拱,顶着他的胸膛,像小羊。
过了一会开口道:“我又没哭,我不会哭的……你都没哭。”说着手指下意识地绞着木子洋的衣服。

“行了,帮你哥哥拿点东西,咱再不出去就有人要破门了。”木子洋拍拍他的脑顶。啧,这小孩儿,瘦的连脑袋都这么硬。
听到要破门,小弟终于短促地笑了一下,脸上终于不那么山雨欲来了。

老岳和凡子在楼道儿里守着个袋子,时不时地看着凡子笑出一点儿鱼尾纹来。哈士奇在尽心尽力地唠唠叨叨,这个大高个儿说话一激动就有点儿磕绊,加上脑子里也不是很清楚,能把老岳给笑个东倒西歪。
不过今天不太想笑,因为凡子眼珠子里都是一只哈士奇求亲亲求摸摸的光,可能他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这么招人疼。

看见木子洋跟在小弟后边儿出来,手里揣了个口罩准备戴,外边估计不少小姑娘在等,自己疏于打理,得有点偶像包袱。
看着外边的太阳光,总是眯起来似的眼睛愈发不想睁开了,哎,舒服啊,能出去浪了。

所以舒服的后果就是大晚上吃串儿,胃疼,还给小弟知道了。
四个人里边木子洋身体最娇气,尤其是胃啊御寒系统啊,得好好呵护着,每次他不注意,小弟就不高兴。结果这没两天呢就撞枪口上了。
做人难呐。

木子洋坐在老岳边儿上,又发出一声叹息。

老岳听见抬起头来看他,忍不住笑他这会儿怂猫的样儿,道:“行了,我明儿给小弟打个电话试试。”
大厂那边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用手机,反正他们两边儿人要互动,公司肯定得跟大厂联系。

“岳父,视频行吗?”木子洋眼里含着“真挚”的光芒。
“一边儿去你。”俩人都笑出声来,老岳抬手给他脸上怼了一锤,“明天,你,按摩,随叫随到。”
“那必须的必须的。”

果然第二天,他可以录制之前提前视频一会。

小弟看着他,不愿意说话,还噘嘴。
小孩儿一噘嘴,木子洋就心里酸溜溜颤巍巍的。

于是笑得眼睛弯弯道:“小弟,洋哥错了,洋哥以后不这样儿了行么。”
灵超见他笑,听见他叫小弟,嘴更要撇了,看得木子洋有些紧张,这小祖宗万一哭了可怎么收拾。不过下一秒就看见,小王子脸上绽开了一个有些得意的笑容。

“谁叫你大晚上的胡吃海喝呢,”说着抬起下巴“居高临下”看他,“岳叔都享受两次按摩了,我有份儿没啊?”
木子洋从善如流,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至于后来说了什么,似乎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木子洋快过来,开始录吧啊。”老岳撑着胳膊在窗台伸懒腰。
“来咯。”第二天他也在这窗台边儿上伸懒腰,没什么话说,真舒服啊。

评论

热度(88)

  1. 1234567890蓝酱同学 转载了此文字